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我讀通識三件事

明報 黃敏華
2006-09-21
我讀通識三件事

編按:上周《世紀》版連續三天刊登大學通識系列,勾起了一位嶺南舊生的「通識回憶」。這所高舉博雅教育的旗幟的大學,通識的步伐愈走愈快;筆者回想起嶺南正式成為大學之前的通識課堂,原來那時那刻已對自身刻下衝擊。

看到時下大學通識那些潮極的課程名稱,確是令通識這門科目添置了最頂級的首輪時裝,令不追蹤潮流的同學也八卦到櫥窗前研究一兩眼。

未曾深愛已無情

我屬於嶺南大學遷址屯門後第一代的學生。記得迎新日當天校舍還是甩甩掉掉,一如明星夠鐘出場但妝卻未化好、衫未換好的情?;洗手間沒?廁水,滿身塵垢的工人抬?沙泥木板四處走動,課室的門窗還貼?各種標籤紙,唯一的飯堂也只有五隻手指數得盡的食物,老師學生們在各大樓梯間作腿部活動,皆因電梯尚未能使用,四處沙塵滾滾。亦因為如此,迎新日的儀式選了在大門舉行。千多張椅子排列在廣場之前,大家都忍不住拿?紙張當扇子撥涼的時候,陳坤耀校長開始講話了。撇除了沒新意的客氣話外,陳坤耀校長最強調的,便是嶺南推行的通識教育。

我不是成績很好的學生,在加拿大讀過半年英文後回港,因緣際會考進嶺南。對於百分百的一擊即中,心?充滿興奮,相對於搖動迎新單張卻愈撥愈煩躁的校友們,心情截然不同。

「你們不要小看自己,嶺南雖然未正式成為大學,但大家可知道在美國,很多出名的學府亦是college,成績卻比很多University的更好。而且嶺南是首先推行全人教育的學校之一,其中通識教育是學生必修的,令嶺南的學生可以得到多方面的知識……」這我才知道,原來很多同學都因為自己被派到嶺南而自覺不如人。基於我的入讀背景,這種情緒我無法理解。

對於「reg」通識的印象,是深刻的。還未全面開放的飯堂闢了一邊作「re-g」科之用。短短為期三個月的課程,由最基本的知識教起還要做報告及考試,誰都可以想像會是一場未曾深愛已無情的科目了,所以時間上能選修哪一科,實際上排長龍之後還有位選哪一科,大家都未算太緊張。而且一年級可選的通識科目只有三幾個,上學期讀不到,便下學期再讀吧;何?一年級生對大學生活還是一無所知,主修科的蓋子還未打開,哪有興趣去考究伴菜是鹹還是甜?

那個D也就在事事新鮮事事也無心裝載的蜜月心情下,我第一個學期所修的「科學的應用及概念」最終得了個D。我的理科成績一向不好,我沒怪責自己在這方面的缺陷,但這個D將我第一個學期的平均分拉成2.3,這個數字,令我明白到蜜月的夢是時候醒來了。聽到其他同學侃侃談到他們修的電影欣賞如何有趣教授如何與眾不同,便對自己發誓下學期開始要全力用功,起碼對選修通識科目要抱認真點的態度;即使未必有信心能在三個月內駕馭一科我從未認識的學科。

後來選的「法律與社會」,亦令我不好過。一是因為那個美國導師非常兇惡,報告做不好的話便會遭他當?所有同學的面前大聲辱罵及奚落。「垃圾!F等!」我懷疑他有躁狂症。在輪到我做報告那天,跟隊友戰戰兢兢在鴉雀無聲的課室內做完二十分鐘的「對法官判決有感」報告後,導師徐徐地拍起手掌,「Good!WellDone!」然後大家也拍起掌來。我跟隊友相視而笑。在成績單出來後,我對於那隻A-並未感到理所當然,但是在法庭聽那言之無物,隨?被告人衣著及砌詞而作不同判罰的法官判案卻是獲益良多。

挑戰的尾班車

趕在畢業前,我選修了「比較宗教」作為挑戰我多年來對宗教的懷疑與肯定。我是個不虔誠的天主教徒,入讀的是基督教學校,家中長輩不多不少以佛教為信仰的依據。於是我心中首次(也將是最後一次了)對通識教育懷?期望,我希望能從這幾十個小時的課程?,理出一些我於宗教的小結論。教授是仁慈的,但同學們卻狼毒,發言時針鋒相對,甚至分成派系,恥笑他人的言論。「不要吵架。說回柏拉圖吧……」教授不想介入任何情感上的爭端,一味將大家的注意力拉回耶穌摩西阿里士多德的身上去。我論文的題材是以「仁愛」出發,論及各宗教雖然導人向善,但世人往往卻衍生出無窮的分歧甚至戰禍連連。

我不清楚其他大學是否於早年也一樣奉行「必修通識」制,但對於離開大學已十年的我,今天仍能在讀到報上一篇關於大學通識的文章而引來一番思緒,我相信修讀通識於學生來說,必會是難忘的經驗。尤其自滿於學科表現的尖子,敢試修讀一些自己不擅長的科目,實是一項挑戰。

再閱覽嶺南大學的網頁,發現學生們何等幸福,通識科目竟如那獨市飯堂那樣,隨?年月而變得多樣化及面目繁多,「烏托邦」、「生與死」、「搜讀童年」,正如嶺南也在九九年正式成為大學;及我,在二千年移民到外國後卻變得更關心香港的時事一樣。

Wednesday, September 06, 2006

陳校長最後一次

陳校長最後一次

2006年8月 30日 明報

擔任了嶺南大學(相關新聞 - 網站)校長12年的陳坤耀,昨日主持他任內最後一次新生開學禮。明年8月離任的他表示,對嶺大百般不捨。臨別依依,他承諾會多與學生共晉早餐。

長袖善舞的陳坤耀,已獲邀在卸任後出任要職,但他明言再次在學術界「打滾」的機會很微﹕「如果做學術界,為何不做嶺大(校長)﹖」至於獲誰人邀請加盟,陳校長則賣關子,「無可奉告」。

曾經說為了大學籌款而感到「筋疲力竭」的陳坤耀,昨日明言有信心明年1月底前能籌得4500萬元的大學配對補助金下限,他嘆道,由於籌款多靠校友和朋友,但「嶺大在香港的校友不是太多,他們亦非十大首富,而朋友可以捐款的亦已捐過」,因此這輪籌款要靠嶺大校董「穿針引線」,他形容有些捐款已「談得相當深入」。

面對千多名新生,陳校長一如過往,在致辭時「力谷」博雅教育,表明嶺大雖不是錄取尖子的院校,也沒有偌大的校園,但向同學和社會保證,嶺大定能培養最佳的畢業生。他又引述過去的調查,證明該校的學科實用性和學校領導,絕不亞於其他大學,並希望今年能讓三分之一的同學出外留學一個學期。

嶺大每年於開學禮後,均會舉辦專題講座,向「新鮮人」教授兩招。例如陳坤耀的太太陳方琳主講「常見的英語錯誤發音」,或是找來專家教新生衣著儀容等。

此外,嶺大千多名師生會於開學禮後捐出文具,轉贈予內地山區兒童。

http://hk.news.yahoo.com/060829/12/1s5jf.html

嶺大擬園圃建宿舍遭反對

按:其實追本溯源,當年興建富泰和那甚麼聚康山莊和倚嶺南庭時,學校和學生已經大力反對,指這種規劃沒有顧及嶺南作為一間大學的未來發展空間,記得當年藍色行動時,方議員也知道這事、也支持嶺大學生的行動的。不過當然,嶺大學生沒投票權,所以最終還是要讓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嶺大擬園圃建宿舍遭反對

2006-08-23 星島日報

毗鄰嶺南大學與富泰?的康文署屯門社區園圃,啟用未滿一年,嶺大卻有意將園圃改建為學生宿舍,結果遭區議員及居民極力反對。屯門區議員方麗雯指,該區文康設施非常不足,批評將園圃改建大學宿舍,等於剝削居民的休憩用地。康文署則指,如園圃用地改作其他用途,會在區內另覓地方重置園圃。

  屯門區議員方麗雯透露,早前接獲嶺大通知,擬向政府申請更改位於屯貴路側社區園圃的土地用途,興建十多層高的學生宿舍,她對此大表反對。她批評,富泰?與附近多個私人屋苑人口合共逾兩萬人,但區內休憩設施非常不足。

  她說﹕「如果批准在該處建大學宿舍,失去休憩用地,肯定是居民損失。」她又指,十多層高的宿舍如一道屏障,擔心會加劇屯貴路的汽車噪音。如當局批准興建宿舍,私人住宅倚嶺南庭與聚康山莊部分住戶的景觀將被遮擋。

  該社區園圃佔地約一千三百平方米,鄰近富泰?與嶺南大學,屬康文署轄下文康設施。由去年十二月啟用至今,署方開辦了兩期種植研習班,已吸引約三百二十名市民參加。傳出將園圃改建為大學學生宿舍後,附近的私人樓宇住客大表反對,聚康山莊業主馬先生批評康文署浪費資源。他說﹕「園圃啟用不足一年,無理由話起就起,話拆就拆,浪費公帑,完全不用向居民交代。」他認為嶺大可在校園後山建宿舍,不應剝削居民休憩設施。

  嶺大發言人承認,該校於五月正式向政府申請更改園圃土地用途,興建學生宿舍,並已展開諮詢工作,強調會盡可能聽取不同意見,與地區人士和區議會保持溝通,暫時沒有聽到特別反對的聲音。她又指,新宿舍希望盡量貼近校園,目前並無其他選址考慮。

  她解釋,該校提倡博雅教育,鼓勵學生入住宿舍體驗大學生活,而為配合二○一二年大學「三改四」,校方認為有需要將學生住宿比例,由現時的七成半,提升至八成半,但該校現有的一千五百個宿位無法應付需要,因此計畫增建約六百個宿位。

  康文署回應本報查詢指出,該社區園圃的土地用途只屬臨時性質。倘若該地被徵用作其他發展用途,署方會在區內第五十二區(青松)慶平路興建鄰舍休憩用地,擬建設施包括一個籃球場、園景區、休憩處及輔助設施。如申請獲通過,工程預計將於○七至○八年度內起動,建築期約一年。

Tuesday, August 29, 2006

抹去悲情,轉戰地上 同志研究生曹文傑

明報 多默
2006-08-23
抹去悲情,轉戰地上 同志研究生曹文傑

「寫給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猶自徬徨 街頭,無所依歸的孩子們。」──白先勇《孽子》

文/多默 Roundtable成員

中學時看白先勇的《孽子》,書中的「孽子」被社會家人遺棄,表現了七十年代同志面對的社會壓抑。香港自九十年代初肛交非刑事化,十多年來,同志的生活自然自由得多了,不過仍然有很多同志生活在衣櫃。踏入廿一世紀,新一代的香港同志需要新的生活態度,不要繼續悲情,要為自己的身分而驕傲,就像我在大學本科時認識的曹文傑。

曹文傑,不少人稱呼他「小曹」。香港中文大學生物系畢業,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碩士,今年九月將會重返中大修讀性別/文化研究博士課程。他是香港十分一會副會長,曾為中大同志文化小組幹事,自大學開始已經積極參與香港同志運動。近來他頻頻現身各傳播媒體,訴說自己的出櫃經歷,繼續為香港同志發聲。行動非常重要小曹比不少同志幸運,生在單親家庭,卻有一個開明的媽媽。當他向媽媽出櫃後,曹媽媽不久便接受了,家中較難接受的反而是他的孿生哥哥,但雙方經過溝通及體察,最後哥哥也接納弟弟的性取向。

小曹近來已在不同媒體,反覆陳述自己向家人的出櫃經過。我感興趣的,反而是小曹中學時期的經歷,對他日後的事業有什麼影響。他憶述中學時發生的兩件事:第一件是他喜歡了一位男同學,卻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這段同性之情。「如果我那時懂得如何去表達這段感情,中學生活可能會比較開心。」第二件是老師曾對他說了一些「恐同」的說話,他當時質疑這些無意間的日常語言,已經會影響到學生的性別觀念,但自己卻不知道如何去反駁,令他非常沮喪。「這一些經驗都與教育制度有關,我現在的研究興趣特別?重性教育,與當時的經歷不無關係。性教育不只是有關『性』的議題,甚至牽涉到日常的生活語言。我的碩士論文以中學生同志作為研究個案,就是想研究這一套充滿性別意識的教育(sexualizededucation),會如何影響到中學生。」

不過他不想留守象牙塔,我記起小曹不只活躍於同志運動,也多次參與七一遊行及六四燭光晚會,亦見過他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表演同志街頭劇。他會將自己看作是學院中人,還是社運分子?「我想一半一半吧,我希望結合兩個身分。或許學院研究只是我的兼職,而社運才是自己的全職工作」,他笑說。我想到文化研究具有濃烈的馬克思主義背景,驟眼看來,似乎與一般人想像的中產學術圈子不相容。「那麼學院與社運身分有沒有矛盾?」小曹承認文化研究的特殊背景,不過他並不因而認為二者有矛盾,只是二者的涉足範圍有重疊的地方。小曹引用台灣學者何春蕤的自白,說明這兩種身分的關係———一個文化研究學者在學術建制中工作,就如同寄生物吸取寄主身上的養料維生,但寄生物同時需要為寄主提供一些益處,亦即是一些學術成果。作為一個學術界的進步派,不能被反對者抓出碴子,他們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大的努力,爭取研究資助。小曹自稱寄生在學院中的「寄生蟲」,他希望借助學院位置,去增加推動社會運動的資本。「行動非常重要」,他說。由於要努力開拓同志的發言園地,他自言要比別人付出更大努力,例如要出席每一場研討會及工作坊,才有機會向外界傳遞平權信息,甚至要犧牲休息時間。

小曹媽媽曾經對小曹說,他的學術路途自中學起已很順暢。「我幾乎沒有在學院以外的地方工作過」。小曹一直生活在學院中,他如何可以投入社會運動的研究對象?他覺得社會運動是一個很好的研究對象,但並不認同將自己從社會脈絡中抽離,再去審視解剖對象的研究方法,因為學者並沒有全知視角,要完全客觀地分析研究對象,根本就是不切實際。小曹一直強調要對研究對象有「交代」(account-ability),而不是對自己的前途交代。「這可否算是一種學術道德?」「可以這樣說。身為一個文化研究者,要對研究者與被研究者的權力關係更加敏感。」在小曹眼中,「學者」這個身分有兩重作用:第一,學者可以成為「擴音器」。他藉?學院身分去獲得發言權,為被壓抑的社群發聲,同時擴大他們的表達空間;第二,學者可以成為「翻譯者」。他要將被壓抑者的聲音,轉化為更有力量的學術語言。小曹形容學者與社群之間有一種互動關係,學者將研究對象的聲音化為學術語言時,往往可能失真,因此要將研究成果回饋社會,透過社會反應去檢視自己的學術語言。名正言順不少七八十年代成長的香港人,努力工作令自己晉身中產行列,將「四仔主義」(屋仔、車仔、老公/老婆仔、人仔)奉為成功的指標。用這個上行的指標來量度香港新一代,青年人自然被批評不及上一輩。不過小曹正慢慢建立起自己的學術事業,對香港社會也有承擔,似乎屬於少數的例外。他如何為自己的學院生涯定位?「我視自己的學術事業是一種空間佔據,多於是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因為將社會狀態看作是一種上行或下行的層級流動,對社會的投射似乎比較靜態。我傾向將不同的社會領域,看作是同一平面上的不同群組(clusters)。我們要進佔不同的群組,在它們之間建立聯繫,組成同盟。我不會將自己局限於某一個群組,而是在它們之間遊走。」

小曹突然問:「『青黃不接論』是否每一個年代也有?」我想是吧,老一輩往往認為下一代不能繼承他們的事業。他接?表示這一種論述,似乎反映了一種不斷進步的直線思維,上一輩奉行的「四仔主義」,依循資本主義模式的生活發展,從中可以觀察到他們對適應新時代的焦慮。「上一輩依戀舊日的美好時光,實際上就是為過去建構合法地位,回應不明確的未來。」小曹繼續說明,我們根本很難預測到將來會出現什麼問題,過去被忽視的事(例如網上創作),到今天已慢慢受人重視。現在已經是廿一世紀,新一代應該要學會如何去突破過去的限制。

我追問下去:「沒有話語權的同志應該怎麼辦?」小曹認為現在社會給予的另類空間比以前多了,正如他今天可以自稱「同志學者」,這是以前很難做到的。隨?網上報紙、網誌等新媒介興起,同志已不一定要依靠學院去傳遞自己的理念。「一定要了解同志場域的發展,增加自己的基本知識,要抓緊機會,運用創意去表達自己。」

同志運動經過數十年發展,由地下轉戰地上。當《孽子》中的同志仍然被壓抑時,新一代同志近年卻高喊GayPride,為自己的身分驕傲。他們正是要抹去昔日的悲情,去主動爭取自己的應有權利,就正如小曹努力實踐的目標一樣。

Saturday, August 19, 2006

嶺大校友日相簿

兩日一夜的回憶,可見這裡

Monday, June 19, 2006

嶺大校友日2006

(按圖進入網頁)
申請表格

06年6月28日截止報名

嶺大社工副學士舊生 仍獲認可 9月入學新生 註冊局撤資格

香港經濟日報 王明瑜
2006-06-17

  就嶺南大學社區學院社會工作副學士課程超額收生一事,社會工作者註冊局昨日決定,撤回認可於06年9月修讀有關課程的副學士學生在畢業時所獲頒的相關學歷、作為註冊資格。而現正修讀該課程的學生則維持有關認可,不過,至今已有超過60人報名於新學年修讀該課程。

  嶺大發言人昨晚表示,會就課程作出檢討,對社工註冊局決定維持對05年9月入讀有關課程學生的資歷認可表示歡迎;至於撤回對06年9月入讀者的資歷認可,則因該年度的課程今尚未正式取錄學生,故未有人受到影響。

逾60人報讀新學年課程

  嶺大社區學院社工副學士課程本學年取錄了99名學生,違反社工註冊局只能取錄最多60名學生的規定;課程亦未能符合最少3名全職註冊社工教師授課的師生比例要求。

  嶺大校長陳坤耀早前曾解釋,由於錯誤估計學生的報名反應,才出現超收情況,強調下學年將嚴格限制入學人數為40人。

  社工註冊局轄下的註冊資格及學歷評審委員會,於本月1日分別與嶺大社區學院的管理層、課程導師及學生會面,就資格認可進行討論。

  局方昨日發表聲明,指綜合會面的討論、調查及詳細審閱社區學院提交的課程資料後,感受到修讀課程的學生具積極的學習態度;老師亦在超收情況下盡力教授,並補加額外課程,務求令課程質素符合社工註冊局的標準。

  因此,決定維持認可於05年9月入讀社區學院社會工作副學士課程的學生,於畢業時獲頒的相關資歷作註冊資格。

05年9月入讀 維持認可

  不過,註冊局決定徹回認可新學年,即06年9月入讀有關課程的學生,其畢業後領所獲頒的相關學歷作為註冊資格。

  嶺大對有關決定表示歡迎,但發言人承認,新學年的該課程已有超過60人報讀。

  註冊局強調,嶺大社區學院必須繼續履行承諾,令課程質素符合該局的要求。

  教統局發言人亦就事件作出回應,指嶺大有需要檢討有關收生程序及課程質素,以確保學生的利益;並希望嶺大能正視問題,在開辦課程時,與相關機構建立良好的溝通及合作基礎。

  嶺大社會工作副學士一年級生謝智傑同學表示,課程質素沒有問題,只是社工註冊局為懲罰校方的行政錯誤而撤銷課程資格。他無奈地指,課程的認受性必然被拖低,但相信憑同學努力,可挽回聲譽。

Sunday, June 18, 2006

嶺大推薦陳玉樹任校長 料明夏接替陳坤耀任期5年

明報 陸倩盈 姚國雄 曾媚 梁美儀
2006-06-14


嶺南大學完成新校長遴選工作,推薦現任科大副校長陳玉樹出任嶺大校長,接替明年8月任滿的陳坤耀。嶺大校董會主席梁振英表示,如一切順利,陳玉樹將於明夏上任,合約期一如以往為5年。陳玉樹對獲薦出任嶺大校長表示榮幸和高興,承諾會將嶺大愈辦愈好。

梁振英表示,由8人組成的遴選委員會已完成新校長遴選工作,並會把推薦陳玉樹出任校長的報告提交校董會。他說,遴選委員會將於下周一(19日)向校董會講解報告,並會見教職員會及學生代表。

陳玉樹昨日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對於獲推薦出任嶺大校長,感到非常榮幸和高興,希望將嶺大的發展推上另一高峰。

陳玉樹:榮幸獲邀 認同博雅

陳玉樹表示,這次是遴選委員會主動邀請他出任嶺大校長,他一直認同博雅教育的理念,加上嶺大過去10年的成績有目共睹,故決定接受邀請:「我很開心、好榮幸有這個機會,這對我在事業上是個好好的晉升,有機會做新事情,我希望可對嶺大的發展作出貢獻。」他讚揚陳坤耀把嶺大打造成亞洲區內數一數二的博雅大學,又承諾正式上任前會諮詢各界對嶺大發展的意見,務求將嶺大辦得愈來愈好,「當然一定會向陳坤耀教授請教」。

陳玉樹可謂與科大一同成長,早於1990年創校時出任財務及經濟學系副主任,93年任商學院創院院長,02年至今出任學術副校長。離別在即,陳玉樹憶述與科大走過的每一段路,流露不捨之情:「在科大的日子好開心,人生中有機會參與建設一所大學、由零開始參與,真的有感情!一直以來與同事合作好愉快,工作亦很有滿足感。」他說,最高興見到科大商學院在國際上的排名愈來愈高,希望同事繼續努力,提升科大在國際上的知名度。科大正全力落實15年發展大計,包括設立香港高等研究院和創辦創新與科技管理學院等,面對一連串發展項目,朱經武有否要求陳玉樹留任?陳玉樹說,當知道遴選委員會會正式向校董會作推薦,已即時通知朱經武:「我對校長說,對於有嶺大提供的這個機會,我好鍾意。(有否獲朱經武挽留?)這個要問朱經武。」

學術背景 行政經驗 取勝

梁振英表示,委員會最後推薦陳玉樹,是考慮到其學術背景、行政管理經驗,以及對香港的認識,都是芸芸候選人中最合適的一人。他指出,陳玉樹出任科大副校長多年,行政經驗豐富,現時每逢科大校長朱經武不在港,都會由陳氏擔任代校長。梁振英指出,陳玉樹37歲已成為南加州大學的講座教授,40歲便成為科大商學院的創院院長,由他擔任嶺大的校長,對香港整體有利。香港多間大學同一時間都要尋找新校長(見另稿),梁振英表示,幸好他們的「遴選機器」開動得早,故可「先拔頭籌」,率先覓得下任校長人選。他透露,他們委託獵頭公司為他們找尋新校長人選,外間反應不俗,曾有80人表示不同程度的興趣。他說,這些「候選人」中,有的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有的是在外國工作的華裔或非華裔學者,甚至現任校長。經過多輪篩選後,他們在最後入圍的3名候選人中挑選出陳玉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