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8, 2005

陳坤耀嘆港人保守博雅教學難成氣候

資料來源:成報,2005年8月28日,港聞A08。

嶺南大學校長陳坤耀力銷博雅教學,感嘆香港人「保守」未能接受新事物,反而內地大學對博雅教學甚有興趣,更有大學打算成立一所以博雅教學為本的書院。

停留於五、六十年代
標榜博雅教育的嶺南大學,其校長陳坤耀昨日出席港台節目時表示,以至日本的早稻田大學均對博雅教育甚表認同,特意來港向嶺南大學取經,「內地不少大學聽到香港經驗後均指好認同,初步構思,內地在大學中,設立一所較小的博雅書院……日本早稻田大學想興建一所博雅書院,亦來港取經,所以我們已在國際上有聲望,香港人不認識我們,內地已認識我們」。

陳坤耀指香港人頑固、保守,不接受新事物,「不只在教育上,在經濟上,以為夏鼎基、郭伯偉所制訂的自由放任政策就係好,世世代代都用就係對……尚停留於五六十年代,亞洲經濟起飛的年代,以為重科技、專業。」他指現時嶺大每兩名畢業生便有一名從事與其修讀學科無關的工作,「專科只係啟蒙過程」。

北上續推博雅精神
陳坤耀已決定不再與嶺大續約,並透露有意北上繼續推廣博雅精神,「國內硬件係有,但欠缺軟件...國內有13億人口,推動博雅教育好有意思,只要時間、能力容許,隨時會返國內推動博雅教育」。他指嶺大近年雖已獲教資會及僱主的認同,但離任前似仍難說服中學學界向學生推介嶺大,感到有點遺憾。

陳坤耀談迎新營不怕癲但要雅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8月28日,港聞A08。

中文大學迎新營活動日前再現暗喻意淫口號。嶺南大學校長陳坤耀昨日出席電台節目《政壇新秀訓練班》時說,不反對「玩新生」,並坦言他自己當年亦玩得「很癲」,但最緊要「雅」,不應有猥瑣成分。

「 當年我也玩得很癲」
陳坤耀說迎新營是中學生認識大學生活的橋樑,玩得「癲」也不要緊,但含有猥褻成分卻不可接受。他笑說:「1960年代,我們『玩新生』也玩得『很癲』,但卻『雅』得多。」
他說「玩新生」挺有意思,學生升上大學便以為自己已長大,所以需要令他們經歷一點挫折,更可訓練學生適應逆境,但要有界限。

今年已是第10年擔任嶺大校長的他說,為求令社會人士認識博雅,已做了不少工夫,卻未達目標,並概嘆香港人相當頑固,尤其是中學教師及校長,始終受傳統「名牌大學」觀念影響。
可讓新生適應逆境 須有限度

被問及他將於07年約滿,將來如何延續嶺大傳統。陳坤耀笑說:「若用12年打的根基也不穩固,我也沒有膽量見江東父老,將是時候找新思維(校長),否則我也不捨得不幹。」他說嶺大基礎已穩,未來心願是希望得到僱主進一步認同。

Friday, August 26, 2005

嶺大與內地院校商合作

資料來源:大公報,2005年8月26日,港聞A09。

【本報訊】嶺南大學校長陳坤耀卸任後何去何從?他昨天透露獲內地大學邀請,仿嶺大的「博雅教育」 ( LiberalArts) 模式在內地辦學。據悉,廣西院校曾表達與他合辦「博雅」院校的意向,但他對會否在退休後落實這構想則不置可否。

陳坤耀將於兩年後離任嶺大校長職位。有報道稱陳坤耀在離任後「重返」行政會議,他日前在公開場合擺出「不承認、也不否認」的態度,只說「願出任對香港有利的公職」,令傳言甚囂塵上。

不過,陳坤耀昨天出席嶺大迎新營開幕禮後,主動透露有內地院校邀請他合作,在當地開辦「博雅」院校。

出任對港有利公職
陳坤耀在一九九五年任嶺大校長,為嶺大引入「博雅教育」,亦是現時本港唯一推行「博雅教育」的院校。資料顯示,「博雅教育」是以方法、邏輯學、修辭學、幾何、算術、音樂和天文學等「七藝」為主要內容,培養「全能的人」為目標的人文教育。

陳坤耀進一步說,在內地辦 「博雅」教育不一定是另開一所大學,「可以在一間大學內,增開一個較細規模的博雅學院。」他表示,「或以顧問形式、以嶺大的辦學經驗協助他們。」他打趣說,內地人對「博雅教育」甚有興趣,「有內地交流生跟我說,是看了鳳凰衛視的訪問才報讀嶺大。」而內地的辦學資源較香港便宜,也是吸引他回內地辦學的因素。

陳坤耀早前接受本報訪問時也表示廣西的院校有意找他合作,以「博雅教育」模式辦學。

不會加薪招攬導師
對於本港自資學位課程質素參差,甚至有院校的副學士課程出現「導師挖角潮」,陳坤耀強調「嶺大不會以調整薪酬招攬導師」。但他慨嘆「以數萬元的學費、很難辦到教資會十幾萬成本的學士質素。」

陳坤耀表示:「嶺大很難在港辦自資學位」,若要為副學士提供具質素的升學出路,「往北走」與內地院校合辦銜接課程,是暫時可見的「解決方法」。他說,現正與十多間有交流協議的內地院校商談合作。

嶺大迎新營 專家說性影帝說型

資源來源:明報,2005年8月26日,文化教育A14。

早前爆出有宿生懷孕的嶺南大學,昨日迎新營邀請專家向新生灌輸性教育,呼籲學生「拍拖可以,勿太早有性行為」,尤其男性於大學階段是「雄赳赳」時期,易有性衝動。大學又邀請影星任達華,分享「有型」之道,教學生「有型」不單靠外表,必須要有內涵、具自信和幽默感,「180磅都可以很fit。」

專家籲勿太早有性行為
約700名嶺大一年級新生,昨日出席大學迎新營講座。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家庭生活教育主任黃玉書,向學生講解戀愛及性愛。黃玉書笑說:「大學生的生活較自由,男性年輕力壯,18至22歲更是男生的性高峰期。」故大學生亦需經歷這段「雄赳赳」時期,男性易有性衝動,女生衣著不要太隨便,否則會令男生有太多幻想。他說:「如果女生穿的裙太短,男生也會想多一點。」
他不諱言,若有一日雙方感情很好,男方希望親近時,可能會說「遲早都會娶你」,女方要懂得「SayNo」才是成熟的表現,「好男人是不會勉強女人」一句,博得全場學生的掌聲及歡呼。

當「星級」嘉賓藝人任達華出場時,全場學生立刻起哄。奉命到場分享「大學生形象」的任達華坦言,自己讀書不多,沒有念過大學,期望大學生珍惜讀書機會、多服務社會,拓闊眼界,便自然「型得有道理」。近年瘦身成風,但任達華則認為要「有型」,內涵較外表更重要。他呼籲大學生要認清自己的學科興趣,不斷自強:「生命力強的人,就會願望成真。」

另外,校長陳坤耀夫人陳芳琳亦有到場教學生說字正腔圓的英語。

嶺大迎新營向學生講解「談情說愛」精句
「熱戀中的男女會有虛假表現,但婚姻是一種生活,有好也有壞。」
「若要嫁娶,好壞也要接受,不能像吃燒肉般,可切掉肥肉。」
「21歲後才談婚論嫁較適合,起碼知道人的頭上是沒有『光環』的。」
「若動了情,不要太早張揚,未知對方底蘊,千萬不要掏出你的心。」
「男生不要以為追到靚女很勁,應問自己有沒有其他東西是勁的。」

Thursday, August 25, 2005

獨立媒體:性管治的盲點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60235&group_id=70

性管治的盲點
--葉蔭聰

上星期,蘋果日報又報導,嶺南大學某宿舍的男女學生發生性行為後,意外懷孕,雙方決定結婚,這其實很平常,在小弟的大家族裡也不知聽過多少這類故事;但是,卻引起媒體注目。

首先,事情平常不過,記者只有用電影《早熟》來引起讀者興趣;更可笑的是,舍監也來附和一番,說這是「一點錯誤」(意外比較準確),而且會提供「心理輔導」,簡言之,視之為問題(problem)。

當然,校方熱心幫忙,實屬好事,可是報導以管治輔導作重點,卻顯得對性(以及其某些後果)過份擔憂及恐懼,又要講解兩性關係,又要加強「七十一」政策(早己是舊聞!),好像性這回事,要左防右防。

但是,講來講去,都講不到重點,既然事件是意外,怎樣防止意外?種種輔導、教育、管束,其實都不是辦法,難道學生不會晚上十一時前,早上七時後做愛?

事情其實很簡單,卻變了盲點,要防止意外,當然是鼓勵安全性行為,例如在宿舍裡賣或派安全套。

但是,幾年前某安全套公司想透過校方派安全套,結果,校方把所有安全套拿走,剩下說明書及宣傳小冊子,再派給學生,你說好笑嗎?



〔蘋果日報〕2005.8.20
校方禁續住宿舍將提供心理輔導 嶺大男女學生意外成孕決誕嬰

【記者梁美寶報道】嶺南大學兩名居於北面學生宿舍的一年級宿生,雙方早前發生性行為後意外懷孕,兩人正計劃結婚及將孩子誕下,事件與早前上映的電影《早熟》情節相似。校方已決定不讓二人繼續住在宿舍,但擔心未來面對挑戰很大,所以特別為二人提供心理輔導。

宿舍同學支持二人

事件男女主角均為HALL F學生宿舍的宿生會幹事,是嶺大的活躍分子,都是二十歲,修讀工商管理,並將於下月升級為二年級學生。據悉,二人近日發現女方有孕,預計明年五月前為預產期,二人決定結婚及迎接小生命的來臨,更獲宿舍內的同學支持及表示會協助二人「湊BB」。

嶺大HALL F舍監兼哲學系副教授鄭宇健表示,校方無意鼓吹同類事件發生,也不希望有學生模仿。但他說:「我們不可以因為他們犯一點錯誤,就不理他們,他們仍是我們的學生。以他們的年紀要面對結婚及生子,是很大的挑戰,校方亦特別為他們提供心理輔導。」

他又說,女方分娩時仍是在學,若他們有需要,可向校方申請短期休假,然後再繼續讀書。兩人不算違反宿規,校方不會處罰他們,但校方不能讓他們同住一個房間,故建議二人在學校附近租住房屋,有宿舍導師及同學協助他們找尋租住房屋的資料。校方也會盡量協助他們申請資助等。

為提醒學生兩性態度及關係,該宿舍及迎新營上均設講座,與學生討論和講解。嶺大宿舍現已設立「七.十一」限制,即晚上十一時後至翌日早上七時,男生不可走進女生宿舍。

擔心鼓吹有樣學樣

嶺大宿舍生會聯會主席張文傑說,兩名同學願意面對及承擔此事,他精神上很支持他們。部份同學也認同他們的決定,甚至有同學說願意幫助他們照顧嬰兒。

但有三年級宿生對此事感到極度不滿,「佢?無理由因為住宿?緣故,?學校搞?!學校咁都唔罰佢?,我驚影響校風,亦擔心會鼓吹其他同學有樣學樣!」

嶺大學生宿舍早前亦曾發生類似事件,曾有兩名學生在宿舍內發生性行為時忘記把窗簾拉下,被對面宿舍宿生看見,事件中男主角事後貼大字報道歉,引起各界非議。

陳坤耀:任務完成

信報財經新聞 2005-08-25

  早陣子,有報道指嶺南大學校長陳坤耀要退休。他笑笑回應:「mission accomplished(任務完成)。」

  陳坤耀當了十年嶺南校長,到了2007年8月底正式退休之時,就當了十二年校長。他任內大力提倡「博雅教育」,「當時在香港大學很好,又身負很多不同的公職,但最後答應接任嶺大校長,就是因為心中有這個mission。」

  陳坤耀所提倡的「博雅教育」,即西方所說的liberal arts education,講求在教與學的過程中,尤其是課堂以外的學習中,讓學生接觸多方面不同的知識,培養獨立理性思維,並學習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達致 全人教育的效果。要達到這種效果,他認為院校必先擁有三大條件:一、規模要小;二、全部學生必須入住宿舍;三、全體教職員都有愛學生的心。

一頭一尾最舒服

  「我就是看中嶺大有這個潛力。」相比其他大學,嶺大規模的確較細,但單看這三個先決條件,就知要辦好「博雅教育」除了有心之外,更要有力─財力是也。

  「問我任內最困難是什?時刻?基本上,什?時刻也有它的困難。倒不如說說最不艱難的時候。」陳坤耀指出,任內的「一頭一尾」是最舒服的。

  「一頭」是指1995年上任後的首數年,他形容當時的校內財政狀況較寬裕,「還有一筆所謂的『起動基金』可用嘛。」而且初搬往屯門校址,學校仍未「升 格」為大學,故全體教職員都十分專注如何通過大學資助委員會(UGC)的院校評審。萬眾一心的士氣,加上較寬裕的財政,上任初的「蜜月期」就此出現。

  好景當然不常。正如前述,辦博雅教育的投資可能比一般大學的多,但明顯地,數年前的大學資助委員會不是這樣想,「當時他們並不認同博雅教育」,再加上經濟低迷,大學須面對削資,他就曾形容這些日子的嶺大如「吊鹽水」。

學生要哭兩次

  但最令人失意的,相信是社會人士,包括學生對學校的看法,「(當時入讀嶺大的學生)有雙重失望,一就是高考考得不好,二就是要入讀嶺大,簡直就是雙重打擊。」他亦很坦白的說:「入讀的學生的成績多是『DD』聲。」

  傷心事,俱往矣。「有個說法,指我們的學生都要『哭兩次』。一次是入學的時候,因為認為自己未能入讀最理想的;然後是畢業的時候,因為他們已經捨不得 這學校了。」陳坤耀很滿足地表示,雖然同學入讀的成績並不是最好的,但三年大學生涯的增值效果相當理想,「大學教育中,人的轉變是最重要的,然後才是專業 知識的學習。」原來不少僱主向他反映,嶺大畢業生的素質比想像中好,尤其是待人接物及語文方面,而UGC在年前會見嶺大學生後,亦表示相當滿意,「他們 (UGC)終於開始接納博雅教育。」

  「近來,與UGC開會時,他們居然用了個字眼,liberal arts premium。」這個「溢價」就表示了UGC對嶺大的撥款態度上有了改變,再加上經過了數年的削資,現在UGC的手終於鬆了,「目前的情況舒服了很多。」

享受為人師表

  正因為外界甚或政府對嶺大開始肯定,陳坤耀想到要退下來了,「現在好像嶺大是陳坤耀的,這樣不太好。」他認為嶺大已上了軌道,自己的任務已接近完成,可交由他人延續下去。

  陳坤耀是知名經濟學者,在牛津大學取得博士學位。二十六年前獲聘為港大亞洲研究中心主任,之後一直做?大專院校的行政工作,但原來在三十多年的職業生涯中,他最享受及最堅持的,還是教學工作。

  「二十多年前已經可以不教的了,但我還是教下去。」他目前仍在嶺大經濟學系內任教:「如果你是一個好老師,你自然會享受教學。」

  他也深信「教學相長」的道理,「教授也要教學,不應只做研究,起碼在嶺大不行。」在教學的過程中,學生往往會提出一些自己沒有思考過的問題,他認為, 這有很好的刺激作用。不怕被學生挑戰,可能也源於自己也曾是喜歡挑戰權威的一員,「以前讀皇仁中學,我們最喜歡挑戰老師的,就像這是一個任務。」這任務培 育了他的獨立思考,以及努力爭取知識的個性。

  自言是「天生的老師」,也遇過教學中的失意。千禧年,他任教一年級的「經濟學導論」,一向自問教學了得的他,眼見學生上課傾偈、吃東西,目無尊長,於 是大發雷霆,在畢業禮上力斥學生,其後更訂立了校規,這在香港大專學界是絕無僅有的事,也引來軒然大波,「我很明白說了出來有什?後果,亦深知這不是嶺大 獨有的問題,只是其他學校沒有說出來,怕影響名聲而已。但你知嗎?當時我收到多少支持的電郵,他們說我是講出了他們的心聲。」

  陳坤耀認為,如認為老師教得不好,就蹺課吧;既然來了上課,就不要擾亂秩序,防礙他人學習,更重要的,就是要學會尊重別人。「我是一個這?好的老師, 這?用心去教,但你們竟然這樣,很傷心啊!」他也明白不是每一位老師都教得好,「我認為能否成為好的老師,七成是天生的,兩三成是後天培訓的。」大學時候 的他也有蹺課的往績,「這是機會成本的問題。如認為上一課,比起用五小時溫習來得有效,就算是早上八時的課,我也不會蹺。」

對博雅充滿信心

  數年下來,學生上課的態度已有改善,他更形容現在的學生十分可愛,「待人真摯親切,尊敬你而不怕你。」他現在仍堅持每周一至兩次與學生早餐會面,聽聽學生的心聲,與學生互動影響,正好體現博雅教育的精神。

  「博雅教育的定位是十分清晰的,是看準了市場的niche。」陳坤耀認為,港大、中文大學、科技大學都是朝?綜合性研究型的大學方向出發,其餘三所則 ?重應付一些實務性較重的學科,但面對新經濟年代,僱主聘用員工時,不會只考量僱員的專業知識與技能,他們更希望聘用一個會靈活處理事務、「識得做人」的 員工,這就是博雅教育的優勝之處。「從剛過去一年的畢業生就業情況中看到,我們50%的畢業生不是從事與本科有直接關係的行業。」能擺脫本科知識的桎梏, 在不同的職業領域游刃有餘,他視之為博雅教育的成就。「更重要的,是沒有競爭對手,入行的門檻太高了。」他指出,本地其他院校縱然想施行博雅教育,不是本 身規模太大,就是沒有媲美嶺大的師資,尤指教學熱誠方面。

  陳坤耀最感不值的,還是部分中學老師及坊間補習社對博雅教育及嶺大的貶抑,「他們也是教育界的,但居然不知道人家外國的liberal arts學校,比傳統的名校更難入,liberal arts學校的學費比一般大學更貴啊。」老實說,嶺大或博雅教育的概念在一般港人心中的地位,始終略遜一籌,「有時內地的態度,比香港的更開放。」

  陳坤耀曾出席鳳凰衛視的節目《世紀大講堂》,大談博雅教育,內地亦有團體主動接觸他,希望他協助在內地辦一所民營的博雅學府,而國家教育部副部長章新勝亦曾就國內的「綜合素質教育」問題與他討論過,「這都是一個肯定來的。」

去向言之尚早

  當年是行政會議成員,近年仍有傳他會再度擔任此職。曾出任公職眾多,包括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董事、委任立法局議員、消費者委員會主席等等,在2003年更獲頒金紫荊星章,與政府關係密切。

  問他退休後有什?去向?可能是言之尚早,他說:「說不定。」可能回國辦教育,也可能留港建港,又可能會教教書,但會屬「玩票性質」,然而,也有一定會 做的,「明年,我會集合所有同事的智慧,定下一個十年計劃,由2006至2016年,因為2016年剛好是三三四改制後的第一屆四年制畢業生的畢業年份。 雖然下任校長可以全盤推翻,但可以打個底嘛。」畢竟是由自己奠基的,不捨也是在所難免。

Wednesday, August 24, 2005

陳坤耀07年卸任嶺大校長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8月24日,港聞A20。

陳坤耀未定卸任是否任公職
【明報專訊】嶺南大學校長陳坤耀稱將於2007年約滿卸任,昨日正式宣布不再續任嶺大校長,目前仍未決定退任後會否出任公職。對於嶺大會否提高薪酬吸引人才接任,陳坤耀強調聘用條件全由校董會決定,但重申繼任人必須繼續於嶺大推行博雅教育。

「 對港有貢獻的事都會做」
陳坤耀昨日出席太平洋經濟合作香港委員會會議後表示,並不知道校董會用多少錢聘請新校長,薪金全由校董會決定。被問及卸任後會否出任行政會議成員或者任何公職時,陳坤耀回應「到時才算」,總之任何對香港有貢獻的事情都會考慮。

宿生懷孕 恐影響學業
另外,陳坤耀表示,已為嶺大制訂一套由2006年至2016的10年計劃,為第一屆4年制的大學生作好準備。被問及大學籌款時,陳坤耀稱,嶺大籌款一向比較困難,因為嶺大沒有醫學、工程等學科,所以較少科研捐助,但從學校規模來看,嶺大籌款成績算是不錯。

早前有報道稱,有嶺大宿生懷孕,其男朋友同是嶺大宿生。陳坤耀回應,現時兩人最大問題是會否因此事影響學業。他認為學生已經成年,有自由做任何事情,但需要考慮求學、經濟和家庭負擔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