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5, 2005

陳坤耀:任務完成

信報財經新聞 2005-08-25

  早陣子,有報道指嶺南大學校長陳坤耀要退休。他笑笑回應:「mission accomplished(任務完成)。」

  陳坤耀當了十年嶺南校長,到了2007年8月底正式退休之時,就當了十二年校長。他任內大力提倡「博雅教育」,「當時在香港大學很好,又身負很多不同的公職,但最後答應接任嶺大校長,就是因為心中有這個mission。」

  陳坤耀所提倡的「博雅教育」,即西方所說的liberal arts education,講求在教與學的過程中,尤其是課堂以外的學習中,讓學生接觸多方面不同的知識,培養獨立理性思維,並學習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達致 全人教育的效果。要達到這種效果,他認為院校必先擁有三大條件:一、規模要小;二、全部學生必須入住宿舍;三、全體教職員都有愛學生的心。

一頭一尾最舒服

  「我就是看中嶺大有這個潛力。」相比其他大學,嶺大規模的確較細,但單看這三個先決條件,就知要辦好「博雅教育」除了有心之外,更要有力─財力是也。

  「問我任內最困難是什?時刻?基本上,什?時刻也有它的困難。倒不如說說最不艱難的時候。」陳坤耀指出,任內的「一頭一尾」是最舒服的。

  「一頭」是指1995年上任後的首數年,他形容當時的校內財政狀況較寬裕,「還有一筆所謂的『起動基金』可用嘛。」而且初搬往屯門校址,學校仍未「升 格」為大學,故全體教職員都十分專注如何通過大學資助委員會(UGC)的院校評審。萬眾一心的士氣,加上較寬裕的財政,上任初的「蜜月期」就此出現。

  好景當然不常。正如前述,辦博雅教育的投資可能比一般大學的多,但明顯地,數年前的大學資助委員會不是這樣想,「當時他們並不認同博雅教育」,再加上經濟低迷,大學須面對削資,他就曾形容這些日子的嶺大如「吊鹽水」。

學生要哭兩次

  但最令人失意的,相信是社會人士,包括學生對學校的看法,「(當時入讀嶺大的學生)有雙重失望,一就是高考考得不好,二就是要入讀嶺大,簡直就是雙重打擊。」他亦很坦白的說:「入讀的學生的成績多是『DD』聲。」

  傷心事,俱往矣。「有個說法,指我們的學生都要『哭兩次』。一次是入學的時候,因為認為自己未能入讀最理想的;然後是畢業的時候,因為他們已經捨不得 這學校了。」陳坤耀很滿足地表示,雖然同學入讀的成績並不是最好的,但三年大學生涯的增值效果相當理想,「大學教育中,人的轉變是最重要的,然後才是專業 知識的學習。」原來不少僱主向他反映,嶺大畢業生的素質比想像中好,尤其是待人接物及語文方面,而UGC在年前會見嶺大學生後,亦表示相當滿意,「他們 (UGC)終於開始接納博雅教育。」

  「近來,與UGC開會時,他們居然用了個字眼,liberal arts premium。」這個「溢價」就表示了UGC對嶺大的撥款態度上有了改變,再加上經過了數年的削資,現在UGC的手終於鬆了,「目前的情況舒服了很多。」

享受為人師表

  正因為外界甚或政府對嶺大開始肯定,陳坤耀想到要退下來了,「現在好像嶺大是陳坤耀的,這樣不太好。」他認為嶺大已上了軌道,自己的任務已接近完成,可交由他人延續下去。

  陳坤耀是知名經濟學者,在牛津大學取得博士學位。二十六年前獲聘為港大亞洲研究中心主任,之後一直做?大專院校的行政工作,但原來在三十多年的職業生涯中,他最享受及最堅持的,還是教學工作。

  「二十多年前已經可以不教的了,但我還是教下去。」他目前仍在嶺大經濟學系內任教:「如果你是一個好老師,你自然會享受教學。」

  他也深信「教學相長」的道理,「教授也要教學,不應只做研究,起碼在嶺大不行。」在教學的過程中,學生往往會提出一些自己沒有思考過的問題,他認為, 這有很好的刺激作用。不怕被學生挑戰,可能也源於自己也曾是喜歡挑戰權威的一員,「以前讀皇仁中學,我們最喜歡挑戰老師的,就像這是一個任務。」這任務培 育了他的獨立思考,以及努力爭取知識的個性。

  自言是「天生的老師」,也遇過教學中的失意。千禧年,他任教一年級的「經濟學導論」,一向自問教學了得的他,眼見學生上課傾偈、吃東西,目無尊長,於 是大發雷霆,在畢業禮上力斥學生,其後更訂立了校規,這在香港大專學界是絕無僅有的事,也引來軒然大波,「我很明白說了出來有什?後果,亦深知這不是嶺大 獨有的問題,只是其他學校沒有說出來,怕影響名聲而已。但你知嗎?當時我收到多少支持的電郵,他們說我是講出了他們的心聲。」

  陳坤耀認為,如認為老師教得不好,就蹺課吧;既然來了上課,就不要擾亂秩序,防礙他人學習,更重要的,就是要學會尊重別人。「我是一個這?好的老師, 這?用心去教,但你們竟然這樣,很傷心啊!」他也明白不是每一位老師都教得好,「我認為能否成為好的老師,七成是天生的,兩三成是後天培訓的。」大學時候 的他也有蹺課的往績,「這是機會成本的問題。如認為上一課,比起用五小時溫習來得有效,就算是早上八時的課,我也不會蹺。」

對博雅充滿信心

  數年下來,學生上課的態度已有改善,他更形容現在的學生十分可愛,「待人真摯親切,尊敬你而不怕你。」他現在仍堅持每周一至兩次與學生早餐會面,聽聽學生的心聲,與學生互動影響,正好體現博雅教育的精神。

  「博雅教育的定位是十分清晰的,是看準了市場的niche。」陳坤耀認為,港大、中文大學、科技大學都是朝?綜合性研究型的大學方向出發,其餘三所則 ?重應付一些實務性較重的學科,但面對新經濟年代,僱主聘用員工時,不會只考量僱員的專業知識與技能,他們更希望聘用一個會靈活處理事務、「識得做人」的 員工,這就是博雅教育的優勝之處。「從剛過去一年的畢業生就業情況中看到,我們50%的畢業生不是從事與本科有直接關係的行業。」能擺脫本科知識的桎梏, 在不同的職業領域游刃有餘,他視之為博雅教育的成就。「更重要的,是沒有競爭對手,入行的門檻太高了。」他指出,本地其他院校縱然想施行博雅教育,不是本 身規模太大,就是沒有媲美嶺大的師資,尤指教學熱誠方面。

  陳坤耀最感不值的,還是部分中學老師及坊間補習社對博雅教育及嶺大的貶抑,「他們也是教育界的,但居然不知道人家外國的liberal arts學校,比傳統的名校更難入,liberal arts學校的學費比一般大學更貴啊。」老實說,嶺大或博雅教育的概念在一般港人心中的地位,始終略遜一籌,「有時內地的態度,比香港的更開放。」

  陳坤耀曾出席鳳凰衛視的節目《世紀大講堂》,大談博雅教育,內地亦有團體主動接觸他,希望他協助在內地辦一所民營的博雅學府,而國家教育部副部長章新勝亦曾就國內的「綜合素質教育」問題與他討論過,「這都是一個肯定來的。」

去向言之尚早

  當年是行政會議成員,近年仍有傳他會再度擔任此職。曾出任公職眾多,包括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董事、委任立法局議員、消費者委員會主席等等,在2003年更獲頒金紫荊星章,與政府關係密切。

  問他退休後有什?去向?可能是言之尚早,他說:「說不定。」可能回國辦教育,也可能留港建港,又可能會教教書,但會屬「玩票性質」,然而,也有一定會 做的,「明年,我會集合所有同事的智慧,定下一個十年計劃,由2006至2016年,因為2016年剛好是三三四改制後的第一屆四年制畢業生的畢業年份。 雖然下任校長可以全盤推翻,但可以打個底嘛。」畢竟是由自己奠基的,不捨也是在所難免。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