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05, 2005

十年耕耘 初見收成 博雅先驅-陳坤耀

李澤銘,文匯報,2005-10-05。

兼容並蓄、儒道並重、進退有節,是為嶺南理學精神的重點。從眼前這位儒雅的學者臉上,最能體驗這股嶺南遺風。他就是提倡以博雅治校,身體力行,十載無間的嶺南大學校長陳坤耀。

博雅條件 嶺南獨有
 提到陳坤耀,就不能不提由他一手引進嶺南的博雅教育。談起博雅教育,陳校長嚴肅的臉龐開始展露溫文的笑容,愈說愈雀躍地向記者介紹嶺南獨有的特色。

 「博雅教育有三個先決條件,首先是學生人數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千五至二千人最為合適。其次是學生住宿舍的比率要高,及建立以學生為本的教學模式。嶺南先天就具備這三項條件,全校約二千名學生,其中七成半同學可以住宿,而且本校的辦學宗旨一貫以學生為主導,外來的教員要麼適應這種文化,要麼另謀高就。這幾項都是創校時開始培養,其他大學若想辦博雅教育,也無法走回頭。」

 不愧是讀經濟出身的學者,說出一大堆數據時毫不含糊。

生有所成 老懷安慰
 陳校長認為衡量博雅教育的成敗有三方面的指標。第一是學生的來源,學生整體的質素直接影響外界對嶺南的觀感。

 「多年來學校經常派人到中學介紹嶺南的特色,我也不時與中學校長聚會,並講解博雅教育的理念,他們都普遍理解和認同。」香港的大學經費主要都是來自政府,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GC)的撥款對教學質素具決定性的影響。博雅教育本身要求小班,師生比例低,因此需要額外的資源。「以往教資會不太理解博雅教育的目的和成效,或資源上無法調配。到近幾年,情況才有所好轉,經過一次國際專家評核對大學成績的肯定,教資會決定向嶺南增撥百分之五的教學經費。」

 最後一項,也是最現實的一項指標,就是畢業生的就業情況。據資料顯示,嶺大零四年畢業生的就業率超過九成,在畢業後六個月內仍未找到工作的只有幾位同學。「這反映了外界對我們畢業同學的能力的認同。」

不怕比較 只怕連累學生
 近來,本港興起一股國際化的浪潮。政府高官要把香港建設成可與倫敦、紐約爭一朝夕的亞洲國際都會;大學校長則致力使大學躋身世界前列。在這種大氣候底下,嶺南究竟如何自處,博雅教育又如何回應這股大時勢呢?

 「透過博雅教育,可培養學生的Adaptability(適應)、Brain Power(思考)、Creativity(創造)三種能力,合稱為『博雅ABC』。另外,提升學生在溝通、認知和社交方面的技能。若學生能掌握這六種能力,無論任何環境,身處何地,都可找到讓自己發揮的空間。」

 本地傳媒久不久就會公布各大學的排名,嶺南大學往往處於較後位置,身為一校之長,對此會否感到壓力呢?「我只感到痛心,因為一般傳媒以不客觀,不科學的方法進行調查,但受害者卻是我們的同學。」

 陳校長收起了一貫輕鬆的笑容,語氣亦漸轉嚴厲。「其實,各間大學性質不同,各有各的使命,有些是綜合型,有些是研究型,有些是教學型,而博雅大學全港只此一家,硬要把所有大學拉在一起比較並不公平。要比就與同類型的比,但香港的大學數目實在太少了。」說到這裡,語意間似乎帶點委屈。

 「在美國,單是博雅大學就有二百多間,人家有自己一套的排名方法,可專注於博雅教育。在香港,所有大學都遵守同一套的撥款準則,必須研究與教學並重,無形中加重了我們教授的負擔。」

學術公職兩兼顧
 中國有悠久的「學而優則仕」的傳統,陳坤耀可說是八間大學校長裡擔任過最多公職的一位。他在港英時期就曾出任過行政立法兩局的議員,並在消委會擔任正副主席達八年之久。

 同時具備「學者」和「公職」雙重身分,會否帶來抉擇時的兩難,陳校長又如何從經世致用的「入世」熱情裡,保持學術獨立的理性與超然立場呢?

 「與外國不同,在華人社會裡,大學校長除了管學術,更應該對社會,對時局有所影響,如蔡元培和胡適等,都是一時風雲人物,對社會貢獻良多。」

 對於擔任公職與校長身分有否利益衝突,以及處理敏感政治議題時會否有違校長超然中立的立場。陳校長回應時認為眾多公職中,除了現時的立法會議員過於政治化,大學校長不宜兼任外,其他公職並不與校長身分造成衝突,若能力時間許可,則兼任無妨。唯一的隱憂,可能是在維護公眾利益的情況下得罪權貴,以至影響學校籌集捐款。可幸至今嶺大在籌款方面的成績尚算滿意。

難忘與同學食早餐
 對香港大部分大學生而言,可能完成三年大學生涯,都難得見自己校長一面,更遑論面對面表達訴求。在嶺南,學生卻有機會與校長共進早餐。自陳坤耀成為校長後,這已成為嶺南的特色之一。

 「有些外面的人不相信,大學校長怎麼可抽出時間與同學食早餐。這也是在嶺南的環境下,才能做到。每一位畢業的同學,都曾與我食過早餐。每星期我都抽出兩至三天,一年可與超過七百名同學食早餐。藉早餐面談,營造一個輕鬆的環境,可直接向學生解釋校政,聆聽回應,溝通也是博雅教育的重要一環。」陳校長滿面自豪地細說多年來與同學食早餐的經歷。

大學舵手未敢言退
 話題一轉,談到關於退休的傳聞。陳校長先報以黃霑式哈哈一笑,接著表示他的新合約今年度才剛剛開始,雖只為期兩年,但也不是一段短時間,現在就開始談退休,有點略嫌過早。作為大學的舵手兼校政策劃者,一旦退下火線,換他人上馬,對學校的未來方向會否有所影響呢?「博雅教育與嶺南大學已經環環緊扣,密不可分,並不會因任何人事變動而更改。」

 陳坤耀帶領嶺南在屯門新址建校,從零開始,歷十載寒暑,見證嶺南由學院升格至大學。驀然回首,可堪細味者不計其數,不知陳校長對這十年有何感想。

 「十年耕耘,初見成果,能見到博雅教育植根於嶺南,師生和睦,證明多年努力並無白費。」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