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9, 2006

嶺大校友日2006

(按圖進入網頁)
申請表格

06年6月28日截止報名

嶺大社工副學士舊生 仍獲認可 9月入學新生 註冊局撤資格

香港經濟日報 王明瑜
2006-06-17

  就嶺南大學社區學院社會工作副學士課程超額收生一事,社會工作者註冊局昨日決定,撤回認可於06年9月修讀有關課程的副學士學生在畢業時所獲頒的相關學歷、作為註冊資格。而現正修讀該課程的學生則維持有關認可,不過,至今已有超過60人報名於新學年修讀該課程。

  嶺大發言人昨晚表示,會就課程作出檢討,對社工註冊局決定維持對05年9月入讀有關課程學生的資歷認可表示歡迎;至於撤回對06年9月入讀者的資歷認可,則因該年度的課程今尚未正式取錄學生,故未有人受到影響。

逾60人報讀新學年課程

  嶺大社區學院社工副學士課程本學年取錄了99名學生,違反社工註冊局只能取錄最多60名學生的規定;課程亦未能符合最少3名全職註冊社工教師授課的師生比例要求。

  嶺大校長陳坤耀早前曾解釋,由於錯誤估計學生的報名反應,才出現超收情況,強調下學年將嚴格限制入學人數為40人。

  社工註冊局轄下的註冊資格及學歷評審委員會,於本月1日分別與嶺大社區學院的管理層、課程導師及學生會面,就資格認可進行討論。

  局方昨日發表聲明,指綜合會面的討論、調查及詳細審閱社區學院提交的課程資料後,感受到修讀課程的學生具積極的學習態度;老師亦在超收情況下盡力教授,並補加額外課程,務求令課程質素符合社工註冊局的標準。

  因此,決定維持認可於05年9月入讀社區學院社會工作副學士課程的學生,於畢業時獲頒的相關資歷作註冊資格。

05年9月入讀 維持認可

  不過,註冊局決定徹回認可新學年,即06年9月入讀有關課程的學生,其畢業後領所獲頒的相關學歷作為註冊資格。

  嶺大對有關決定表示歡迎,但發言人承認,新學年的該課程已有超過60人報讀。

  註冊局強調,嶺大社區學院必須繼續履行承諾,令課程質素符合該局的要求。

  教統局發言人亦就事件作出回應,指嶺大有需要檢討有關收生程序及課程質素,以確保學生的利益;並希望嶺大能正視問題,在開辦課程時,與相關機構建立良好的溝通及合作基礎。

  嶺大社會工作副學士一年級生謝智傑同學表示,課程質素沒有問題,只是社工註冊局為懲罰校方的行政錯誤而撤銷課程資格。他無奈地指,課程的認受性必然被拖低,但相信憑同學努力,可挽回聲譽。

Sunday, June 18, 2006

嶺大推薦陳玉樹任校長 料明夏接替陳坤耀任期5年

明報 陸倩盈 姚國雄 曾媚 梁美儀
2006-06-14


嶺南大學完成新校長遴選工作,推薦現任科大副校長陳玉樹出任嶺大校長,接替明年8月任滿的陳坤耀。嶺大校董會主席梁振英表示,如一切順利,陳玉樹將於明夏上任,合約期一如以往為5年。陳玉樹對獲薦出任嶺大校長表示榮幸和高興,承諾會將嶺大愈辦愈好。

梁振英表示,由8人組成的遴選委員會已完成新校長遴選工作,並會把推薦陳玉樹出任校長的報告提交校董會。他說,遴選委員會將於下周一(19日)向校董會講解報告,並會見教職員會及學生代表。

陳玉樹昨日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對於獲推薦出任嶺大校長,感到非常榮幸和高興,希望將嶺大的發展推上另一高峰。

陳玉樹:榮幸獲邀 認同博雅

陳玉樹表示,這次是遴選委員會主動邀請他出任嶺大校長,他一直認同博雅教育的理念,加上嶺大過去10年的成績有目共睹,故決定接受邀請:「我很開心、好榮幸有這個機會,這對我在事業上是個好好的晉升,有機會做新事情,我希望可對嶺大的發展作出貢獻。」他讚揚陳坤耀把嶺大打造成亞洲區內數一數二的博雅大學,又承諾正式上任前會諮詢各界對嶺大發展的意見,務求將嶺大辦得愈來愈好,「當然一定會向陳坤耀教授請教」。

陳玉樹可謂與科大一同成長,早於1990年創校時出任財務及經濟學系副主任,93年任商學院創院院長,02年至今出任學術副校長。離別在即,陳玉樹憶述與科大走過的每一段路,流露不捨之情:「在科大的日子好開心,人生中有機會參與建設一所大學、由零開始參與,真的有感情!一直以來與同事合作好愉快,工作亦很有滿足感。」他說,最高興見到科大商學院在國際上的排名愈來愈高,希望同事繼續努力,提升科大在國際上的知名度。科大正全力落實15年發展大計,包括設立香港高等研究院和創辦創新與科技管理學院等,面對一連串發展項目,朱經武有否要求陳玉樹留任?陳玉樹說,當知道遴選委員會會正式向校董會作推薦,已即時通知朱經武:「我對校長說,對於有嶺大提供的這個機會,我好鍾意。(有否獲朱經武挽留?)這個要問朱經武。」

學術背景 行政經驗 取勝

梁振英表示,委員會最後推薦陳玉樹,是考慮到其學術背景、行政管理經驗,以及對香港的認識,都是芸芸候選人中最合適的一人。他指出,陳玉樹出任科大副校長多年,行政經驗豐富,現時每逢科大校長朱經武不在港,都會由陳氏擔任代校長。梁振英指出,陳玉樹37歲已成為南加州大學的講座教授,40歲便成為科大商學院的創院院長,由他擔任嶺大的校長,對香港整體有利。香港多間大學同一時間都要尋找新校長(見另稿),梁振英表示,幸好他們的「遴選機器」開動得早,故可「先拔頭籌」,率先覓得下任校長人選。他透露,他們委託獵頭公司為他們找尋新校長人選,外間反應不俗,曾有80人表示不同程度的興趣。他說,這些「候選人」中,有的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有的是在外國工作的華裔或非華裔學者,甚至現任校長。經過多輪篩選後,他們在最後入圍的3名候選人中挑選出陳玉樹。

Tuesday, June 13, 2006

李國章:教育與政治不能混為一談——與陳坤耀教授商榷

信報財經新聞
2006-06-09 

  陳坤耀教授最近在香港大學一次舊生聚餐會上演說,據聞講辭中對港府的土地、科技和教育政策多所批評。由於未有機會在場聆聽,只能憑報章的報道得悉其要點(編按:陳坤耀教授當天演講的報道見本報六月七日第十六頁);惟單以報載言論來說,讀後頗覺失望。大概由於陳教授現有參與公民黨的事務,極盼宣傳政黨政治,是以未及仔細推敲批評的理據,以致立論似欠嚴謹,部分鋪陳也與事實不符,恐有誤導成分,報章引述其言論,讀起來頗似政治宣言。然而,身為教育專家,希望陳教授不要將教育與政治混為一談。

改進學前教育從未鬆懈

  把教育政治化,或是借教育作政治宣傳,後果可以非同小可;不但會妨礙各項教育政策的順利推行,毫無根據的批抨更會打擊教育同工的士氣,動搖家長和學生的信心。有見及此,我不得不作回應。

  就以其針對教育政策的言論來說,陳教授抨擊教育當局沒有對幼稚園師資作應有的監管,以致幼兒在智力發展的關鍵時刻,錯失接受優質學前教育的良機。也許陳教授尚未知道,當局已設有機制派員到所有幼稚園進行視學,以確保質素;目前幼稚園教師都已取得「合資格幼稚園教師」的資歷;所有新任的幼稚園校長,更必須持有學前教育文憑。雖然學前教育的水平近年不斷提升,但我們卻沒有因此而稍有鬆懈。我們正開展新一輪的檢討,以求持續的改進。

  陳教授說香港的中小學普遍忽略了講授英文的文法結構,致令學生無法學好英語。事實上,自八十年代初開始推行的「語文傳意教學法」,從來都是「語式」和「語法」並重,只是由於當局認為英語應該「活學活用」,所以教師講解英文文法時,特別?重「語境」,而不需要學生強記文法專用名詞或進行機械式的操練,這可不等於中小學忽略講授英文文法!

  另外的一項批評,是指香港的學生過早給分流到文科或理科,以致創意被扼殺。相信陳教授也有聽過教育當局自二○○○年初開始倡議的教育改革,以及去年中通過並將會實施的「三三四」新學制,當中有關的課程改革,正是以學生的全人發展和多元選擇為終極目標,希望這不是陳教授也要批評的吧?

  最令我摸不?頭腦的,還是那些有關專上教育的評述。陳教授身為大學校長,難道會認為百分之六十適齡人口的參與率是太高了嗎?要知道其他先進地區和國家的參與率,其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年或許有人曾猛烈抨擊政府在七十年代末推行九年普及教育,並且在八十年代末擴充大學學額,認為那是學額的過份膨脹。他們也可能認為近年專上學額的增加是「重蹈覆轍」。

普及教育成果有目共睹

  我可沒有他們的先見之明。我只能說直到今天,事實證明了普及教育是十分值得支持的教育政策。至於百分之六十的參與率的成果,將來自會有目共睹,但我已知道過去數年,專上學額和進修途徑的增加,令無數年輕人重拾自信及得以重返校園、持續進修,為社會作更大貢獻。但願陳校長看到莘莘學子學有所成,不會引以為憾。

  在副學士學額「過分膨脹」這個議題上,陳教授也批評政府錯誤評估所需資源。他認為既然要把學習能力相對較弱的學生納入專上教育的網絡,就斷不能採取「多個人多雙筷」的政策,必須投放更多資源去維持質素,培育真正人才。這不禁令我想起最近嶺南大學社會工作副學士課程超收學生的事件,似乎這才是「多個人多雙筷」的真正範例。事實上,政府亦已投放大量資源支持各項新政策。

  當局的教育政策,果真如陳教授所說般「短視」嗎?他大概不知道,我們於二○○○年開始推動的各項改革和轉變,要到二○一六年才全部完成。要真正享受到教改的好處,就需要更長的時間,非一、兩代學生的事,這不正是長遠的規劃和承擔嗎?陳教授可否說明「短視」的「短」,是等於多少年呢?

  但也許這些討論都是無關宏旨的,因為很可能陳教授根本另有議程。有些參加政黨的人,可能會以為政黨政治就是萬應靈丹,相信政黨可以凌駕個人,不會有「個人功過榮辱」的牽累。我對此不敢苟同。

以全港市民福祉為依歸

  陳教授或會以為問責官員均以維護個人聲名和鞏固一己功績為大前提,我卻深信政府各局各署在擬定和推行政策之時,莫不以全港市民福祉為依歸。更公道一些來說,不論回歸之前或之後,不論有沒有問責制,製造個人光環從來不是港府官員擬定政策過程中的考慮。他人或者會有所誤解,陳教授曾是行政局議員,理應知之甚詳。如果今日站出來批評政府者,就是昔日為政府政策保駕護航之士,難免會令人感到萬分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