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我讀通識三件事

明報 黃敏華
2006-09-21
我讀通識三件事

編按:上周《世紀》版連續三天刊登大學通識系列,勾起了一位嶺南舊生的「通識回憶」。這所高舉博雅教育的旗幟的大學,通識的步伐愈走愈快;筆者回想起嶺南正式成為大學之前的通識課堂,原來那時那刻已對自身刻下衝擊。

看到時下大學通識那些潮極的課程名稱,確是令通識這門科目添置了最頂級的首輪時裝,令不追蹤潮流的同學也八卦到櫥窗前研究一兩眼。

未曾深愛已無情

我屬於嶺南大學遷址屯門後第一代的學生。記得迎新日當天校舍還是甩甩掉掉,一如明星夠鐘出場但妝卻未化好、衫未換好的情?;洗手間沒?廁水,滿身塵垢的工人抬?沙泥木板四處走動,課室的門窗還貼?各種標籤紙,唯一的飯堂也只有五隻手指數得盡的食物,老師學生們在各大樓梯間作腿部活動,皆因電梯尚未能使用,四處沙塵滾滾。亦因為如此,迎新日的儀式選了在大門舉行。千多張椅子排列在廣場之前,大家都忍不住拿?紙張當扇子撥涼的時候,陳坤耀校長開始講話了。撇除了沒新意的客氣話外,陳坤耀校長最強調的,便是嶺南推行的通識教育。

我不是成績很好的學生,在加拿大讀過半年英文後回港,因緣際會考進嶺南。對於百分百的一擊即中,心?充滿興奮,相對於搖動迎新單張卻愈撥愈煩躁的校友們,心情截然不同。

「你們不要小看自己,嶺南雖然未正式成為大學,但大家可知道在美國,很多出名的學府亦是college,成績卻比很多University的更好。而且嶺南是首先推行全人教育的學校之一,其中通識教育是學生必修的,令嶺南的學生可以得到多方面的知識……」這我才知道,原來很多同學都因為自己被派到嶺南而自覺不如人。基於我的入讀背景,這種情緒我無法理解。

對於「reg」通識的印象,是深刻的。還未全面開放的飯堂闢了一邊作「re-g」科之用。短短為期三個月的課程,由最基本的知識教起還要做報告及考試,誰都可以想像會是一場未曾深愛已無情的科目了,所以時間上能選修哪一科,實際上排長龍之後還有位選哪一科,大家都未算太緊張。而且一年級可選的通識科目只有三幾個,上學期讀不到,便下學期再讀吧;何?一年級生對大學生活還是一無所知,主修科的蓋子還未打開,哪有興趣去考究伴菜是鹹還是甜?

那個D也就在事事新鮮事事也無心裝載的蜜月心情下,我第一個學期所修的「科學的應用及概念」最終得了個D。我的理科成績一向不好,我沒怪責自己在這方面的缺陷,但這個D將我第一個學期的平均分拉成2.3,這個數字,令我明白到蜜月的夢是時候醒來了。聽到其他同學侃侃談到他們修的電影欣賞如何有趣教授如何與眾不同,便對自己發誓下學期開始要全力用功,起碼對選修通識科目要抱認真點的態度;即使未必有信心能在三個月內駕馭一科我從未認識的學科。

後來選的「法律與社會」,亦令我不好過。一是因為那個美國導師非常兇惡,報告做不好的話便會遭他當?所有同學的面前大聲辱罵及奚落。「垃圾!F等!」我懷疑他有躁狂症。在輪到我做報告那天,跟隊友戰戰兢兢在鴉雀無聲的課室內做完二十分鐘的「對法官判決有感」報告後,導師徐徐地拍起手掌,「Good!WellDone!」然後大家也拍起掌來。我跟隊友相視而笑。在成績單出來後,我對於那隻A-並未感到理所當然,但是在法庭聽那言之無物,隨?被告人衣著及砌詞而作不同判罰的法官判案卻是獲益良多。

挑戰的尾班車

趕在畢業前,我選修了「比較宗教」作為挑戰我多年來對宗教的懷疑與肯定。我是個不虔誠的天主教徒,入讀的是基督教學校,家中長輩不多不少以佛教為信仰的依據。於是我心中首次(也將是最後一次了)對通識教育懷?期望,我希望能從這幾十個小時的課程?,理出一些我於宗教的小結論。教授是仁慈的,但同學們卻狼毒,發言時針鋒相對,甚至分成派系,恥笑他人的言論。「不要吵架。說回柏拉圖吧……」教授不想介入任何情感上的爭端,一味將大家的注意力拉回耶穌摩西阿里士多德的身上去。我論文的題材是以「仁愛」出發,論及各宗教雖然導人向善,但世人往往卻衍生出無窮的分歧甚至戰禍連連。

我不清楚其他大學是否於早年也一樣奉行「必修通識」制,但對於離開大學已十年的我,今天仍能在讀到報上一篇關於大學通識的文章而引來一番思緒,我相信修讀通識於學生來說,必會是難忘的經驗。尤其自滿於學科表現的尖子,敢試修讀一些自己不擅長的科目,實是一項挑戰。

再閱覽嶺南大學的網頁,發現學生們何等幸福,通識科目竟如那獨市飯堂那樣,隨?年月而變得多樣化及面目繁多,「烏托邦」、「生與死」、「搜讀童年」,正如嶺南也在九九年正式成為大學;及我,在二千年移民到外國後卻變得更關心香港的時事一樣。

Wednesday, September 06, 2006

陳校長最後一次

陳校長最後一次

2006年8月 30日 明報

擔任了嶺南大學(相關新聞 - 網站)校長12年的陳坤耀,昨日主持他任內最後一次新生開學禮。明年8月離任的他表示,對嶺大百般不捨。臨別依依,他承諾會多與學生共晉早餐。

長袖善舞的陳坤耀,已獲邀在卸任後出任要職,但他明言再次在學術界「打滾」的機會很微﹕「如果做學術界,為何不做嶺大(校長)﹖」至於獲誰人邀請加盟,陳校長則賣關子,「無可奉告」。

曾經說為了大學籌款而感到「筋疲力竭」的陳坤耀,昨日明言有信心明年1月底前能籌得4500萬元的大學配對補助金下限,他嘆道,由於籌款多靠校友和朋友,但「嶺大在香港的校友不是太多,他們亦非十大首富,而朋友可以捐款的亦已捐過」,因此這輪籌款要靠嶺大校董「穿針引線」,他形容有些捐款已「談得相當深入」。

面對千多名新生,陳校長一如過往,在致辭時「力谷」博雅教育,表明嶺大雖不是錄取尖子的院校,也沒有偌大的校園,但向同學和社會保證,嶺大定能培養最佳的畢業生。他又引述過去的調查,證明該校的學科實用性和學校領導,絕不亞於其他大學,並希望今年能讓三分之一的同學出外留學一個學期。

嶺大每年於開學禮後,均會舉辦專題講座,向「新鮮人」教授兩招。例如陳坤耀的太太陳方琳主講「常見的英語錯誤發音」,或是找來專家教新生衣著儀容等。

此外,嶺大千多名師生會於開學禮後捐出文具,轉贈予內地山區兒童。

http://hk.news.yahoo.com/060829/12/1s5jf.html

嶺大擬園圃建宿舍遭反對

按:其實追本溯源,當年興建富泰和那甚麼聚康山莊和倚嶺南庭時,學校和學生已經大力反對,指這種規劃沒有顧及嶺南作為一間大學的未來發展空間,記得當年藍色行動時,方議員也知道這事、也支持嶺大學生的行動的。不過當然,嶺大學生沒投票權,所以最終還是要讓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嶺大擬園圃建宿舍遭反對

2006-08-23 星島日報

毗鄰嶺南大學與富泰?的康文署屯門社區園圃,啟用未滿一年,嶺大卻有意將園圃改建為學生宿舍,結果遭區議員及居民極力反對。屯門區議員方麗雯指,該區文康設施非常不足,批評將園圃改建大學宿舍,等於剝削居民的休憩用地。康文署則指,如園圃用地改作其他用途,會在區內另覓地方重置園圃。

  屯門區議員方麗雯透露,早前接獲嶺大通知,擬向政府申請更改位於屯貴路側社區園圃的土地用途,興建十多層高的學生宿舍,她對此大表反對。她批評,富泰?與附近多個私人屋苑人口合共逾兩萬人,但區內休憩設施非常不足。

  她說﹕「如果批准在該處建大學宿舍,失去休憩用地,肯定是居民損失。」她又指,十多層高的宿舍如一道屏障,擔心會加劇屯貴路的汽車噪音。如當局批准興建宿舍,私人住宅倚嶺南庭與聚康山莊部分住戶的景觀將被遮擋。

  該社區園圃佔地約一千三百平方米,鄰近富泰?與嶺南大學,屬康文署轄下文康設施。由去年十二月啟用至今,署方開辦了兩期種植研習班,已吸引約三百二十名市民參加。傳出將園圃改建為大學學生宿舍後,附近的私人樓宇住客大表反對,聚康山莊業主馬先生批評康文署浪費資源。他說﹕「園圃啟用不足一年,無理由話起就起,話拆就拆,浪費公帑,完全不用向居民交代。」他認為嶺大可在校園後山建宿舍,不應剝削居民休憩設施。

  嶺大發言人承認,該校於五月正式向政府申請更改園圃土地用途,興建學生宿舍,並已展開諮詢工作,強調會盡可能聽取不同意見,與地區人士和區議會保持溝通,暫時沒有聽到特別反對的聲音。她又指,新宿舍希望盡量貼近校園,目前並無其他選址考慮。

  她解釋,該校提倡博雅教育,鼓勵學生入住宿舍體驗大學生活,而為配合二○一二年大學「三改四」,校方認為有需要將學生住宿比例,由現時的七成半,提升至八成半,但該校現有的一千五百個宿位無法應付需要,因此計畫增建約六百個宿位。

  康文署回應本報查詢指出,該社區園圃的土地用途只屬臨時性質。倘若該地被徵用作其他發展用途,署方會在區內第五十二區(青松)慶平路興建鄰舍休憩用地,擬建設施包括一個籃球場、園景區、休憩處及輔助設施。如申請獲通過,工程預計將於○七至○八年度內起動,建築期約一年。